历练成长:巴克斯特

巴克斯特是我们本赛季外租球员中年龄最小的,但他现在所做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不同。赛季开始的时候,他加入地峡联赛的都市警察队,在那里,他有22次出场,一月份,他转投国家联赛的索利赫尔摩尔人。

自从7岁开始便效力切尔西,外租对于他来说肯定比较陌生,我们采访了这位年轻门将,谈谈2016/17赛季他在非职业联赛中的成长……

 

这个赛季开始的时候,他作为一名17岁的小将在英格兰足球的第七级别联赛征战。这是怎么发生的?

我考虑过一段时间。作为一名切尔西的门将,你并没有太多可以做的,你从后场开始发动进攻,为联赛上游的球队而战,因此进入职业足球联赛是困难的一步,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比赛。夏天在洛杉矶,我与一线队一起,希拉里奥跟我说,他认为我已经准备好踢成年足球比赛。上赛季是我拿到奖学金的第一年,我的成绩不错,完成U-21首秀,在青年足总杯也表现不错,因此俱乐部也认为,这对于我的足球发展是很有益的一步。

 

切尔西青训营与都市警察队有什么主要的不同?

你很快就会意识到,在那个级别联赛,没有主教练关心青年足总杯或者青年欧冠。他们所在乎的是你是否能够帮助他们的球队拿到三分。人们谈论的都是主教练被解雇,你很快就会发现,比赛事关大家的生计。如果我们保持零封,每个人都会得到一笔小小的奖金,前不多,大家可以在周中带着他们的妻子出去吃一顿。

如果我犯了几次错误,青年队输球,乔迪·莫里斯并不会失去他的工作,因此作为一名门将,有这样的压力和在更衣室内的影响力是很好的经历。这是第一次,我走上球场,知道我是为一支更弱的球队比赛,这在以前从未发生在我身上。

 

是什么说服你在地峡联赛开始你的成年队生涯?

我曾经与青训营的一名守门员教练谈过,他也在类似的级别征战过,看看桑德兰的皮克福德这样的球员,他踢过每一个级别的联赛。这个决定有部分的理由是作为一名门将得到发展,我也需要有比赛履历,因此当我租借到职业联盟的时候,主教练可以看到,我外租踢过100场非职业联赛,我并不是直接来自发展足球队。

都市警察队是业余球队,因此我仍然可以在切尔西进行很多训练。我一周有几天来到科巴姆,得到高质量的训练和健身计划,这是一家顶级俱乐部才有的,但我仍然每周踢两场比赛,因此这对我很有益。

巴克斯特去年在斯坦福桥参加青年足总杯半决赛

你每周都为都市警察队参赛,帮助他们缓解了降级压力。

我进入球队的时候,他们还没有赢过一场比赛,在联赛排名垫底,但当我离开的时候,他们已经领先降级区的球队四个名次,我觉得自己的作用很大。在那里我踢过比赛的场次超过我整个上赛季,在我第一场比赛,我在五分钟内所做的超过我踢五场青年队的比赛。我的球门后面有球迷是一种新的体验,不论是10个人或者100个人,总比训练场后面的人多。

这种经历让我在球场上和球场外都得到发展,我发现更衣室内都有成年队友,这给我一个平台,让我在圣诞节之后可以进入国家联赛。

 

那是一次很大的赛季中的改变,你在英格兰足球阶梯中进步了超过40位……

能够连跳两级,与像林肯城和萨顿联这样的球队比赛是很大的进步,他们在足总杯中表现很好。在这个级别,比赛就职业很多,有更多的观众,更大的压力,因为你面对的是职业球员,你经受身体考验,他们也是很好的球员。

我认为,他们对我的期望也更多。在都市警察,那是我第一次外租,我还只是一个17岁的孩子,因此也许我给一些人惊喜,但在索利赫尔,我需要为自己的位置竞争,因为那里还有另外两名门将,其中一人已经在足球联盟踢过100多场比赛。这证明我在都市警察的决定是正确的,因为我不可能直接从切尔西青训营租借到一支国家联盟的球队。

 

你提到,作为一名门将得到奋战是你本赛季外租的主要动力所在。你取得最大的进步是什么?

在这个级别比赛给我极大的信心,即便当我回来,随同其他青训营门将训练。我需要一些时间适应,因为我很适应从后场发动进攻,但我的大脚开球仍然有很大的进步,但我在周日需要更多的恢复训练和拉伸,因为一场比赛开50次大脚和开5次是完全不同的。

作为一名门将,你需要与球队沟通,作为四名后卫的领袖,这是一个挑战。作为一名十几岁的孩子,要组织在那个级别踢过数百场比赛的几名老将。我必须接更多的横传球,学会每3-4天就踢一场重要的比赛,但我觉得我有长足的进步。没有很多人会想到我这个赛季能够踢国家联赛,当我回顾这一年的时候,我会发现自己学到很多。

 

索利赫尔首次征战国家联赛,赛季还剩下两场比赛的情况下,球队仍然在为保级而战……

当你租借到他们的时候,主教练希望我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表现得像球队的一部分。我和其他人一样希望索利赫尔能够保级,对于这样一个规模的俱乐部来说,这是了不起的成就。幕后的每个人都努力让我们留在这个联赛,我们取得一些不错的成绩,但现在,我们需要努力保级。